第A02版:二版
          

关于新阶段基层民政部门职责定位的思考

栾  波

党的十九大以来,民政事业发展步入了新时代,民政职责的发展趋势变为:顺应群众共建共享和谐社会的新期待,由服务特定对象向服务社会公众发展;顺应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新要求,由“万能政府”向“有限政府”发展;顺应城乡一体化时代的新变革,由城乡二元体制向城乡一体化发展,这对民政部门如何更好地履职尽责提出了更高要求。

查摆问题 寻找短板

为履职尽责指明方向

部门之间存在职责交叉、职责不清等问题。目前,民政部门很多业务横跨政府、党群与社会组织,职责既有重合也有交叉。以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为例,文件规定“初审合格材料报送县级残联进行相关审核。审核合格材料转送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审定。审定合格材料由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会同县级残联报同级财政部门申请拨付资金。”而在实际工作中,残疾人的等级认定一直由残联独立完成。材料报送在残联,资金又由民政发放,导致不少群众在出现问题后,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反映。

在简政放权、优化服务方面改革不够充分。比如老年人优待证可以在全国范围内享受出行、游览、就医、司法维权等方面的一些优待和关照,但近年来,随着信息化的发展,身份证逐渐包含、替代了老年人优待证,给城乡老年人生活带去了极大便利,也消除了一些地方无业人员、农村老年人因没有老年证不能享受应有权利和福利的遗憾。因此,取消老年人优待证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全国大部分景区在门票优惠时,仍然以老年人优待证为准,给很多老年人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部分政策缺乏顶层设计和法律依据。流浪乞讨精神疾病患者的救助,目前成为基层民政部门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以山东省威海市社会福利院为例,该院收治流浪乞讨精神疾病患者200多人,其中长期滞留医院治疗的病人达127人,约占六成,人均每月供养经费在3000元左右,对福利院来说压力非常大。此外,流浪乞讨精神疾病患者或疑似患者由公安部门送入医院后,强制住院治疗的监护责任不清,给执行收治任务的医院和相关单位增加了法律上的隐患。

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与经济社会发展不相匹配。民办非企业单位享受了国家很多优惠政策,比如日常水电费按照民用价格征收、营业收入免征税收等。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各种文化、教育类民办非企业单位数量日渐增多,对其是否为非营利性质缺乏统一的界定标准,导致不少民办非企业组织一边享受国家补贴,一边谋取私人利益。此外,民办非企业单位的收入不仅不能用来分配,而且在组织停止活动之后,必须将组织的一切财物交给社会同类机构或转交社会有关部门。但在实际工作中,不少组织都做不到,而政府又缺乏有效的监管手段。

基层民政力量难以满足不断扩展的民政职能。首先从工作人员数量来看,乡镇基层民政部门处于严重超负荷状态。社会救助工作,在威海市民政局社会救助科有4人;县级社会救助与社会事务合并有3人;镇级只有2-3人,还要负责全部民政工作和乡镇部分中心工作。其次从工作机构来看,乡镇民政工作普遍存在“机构无帽子,门口无牌子,办公无章子,办事无票子”的现象,严重制约着民政事业的发展。再次从工作职能来看,乡镇民政工作人员还承担着驻点包村、综合治理、招商引资以及突击性工作任务,很多时候民政工作只能挤时间去完成,致使政策措施执行走样或流于形式。

强化职责 落实措施

推动民政事业改革发展

找准定位,积极争取党委政府支持。民政事业的发展离不开党委、政府的支持。建议地方由一名市委常委领导民政工作,政府由常务副市长分管民政。对重要工作或涉及部门较多的工作,由政府牵头协调,这样工作协调才有力度、落实才能到位,由“弱势民政”向“强势民政”转变。对一些职能交叉的工作,民政可逐步简政让权,对新增工作任务慎之又慎,认真做好做精已有业务。

强化顶层制度设计,推动民政管理服务科学化发展。着眼源头,做好治本工作,实现从“管得多”向“管得好”转变。进一步加大政策理论研究,从解决社会矛盾、促进公平正义、转变治理方式、加强民政服务等角度出发,做好政策完善。对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分析哪些是政策缺失或不适用的原因,哪些是政策落实遇到或带来的问题,着手制定、修订、完善政策。加快法制化进程,不断推动民政立法,使民政各项职能都能做到有法可依,以法律法规保障履职的持续性、稳定性。

强化兜底职能,理解“民政为民”服务内涵。在社会救助方面,进一步细化政策,加大财政投入力度。改变原有的普遍连带现象,针对低保对象的不同救助需求,实行分类施救。比如,针对只对低保家庭成员中的大病患者实施医疗救助,其他家庭成员则仅享有一般性救助。同时,对医疗救助、教育救助等专项救助,改变以往以低保身份为基础的前提,面向整个贫困群体出台实施细则,让每一个受困之人心中都充满希望。

着眼自身发展,不断加强基层民政能力建设。重点抓好乡镇一级民政机构、编制及人员配备,设立机构健全的民政所,对民政所的级别、编制、工作职能进行明确,建议按照辖区总人口万分之一的比例配备民政干部。参照计生、财政等部门对乡镇所(办)的管理体制,民政所由县(市、区)民政部门归口直接管理,或由县(市、区)民政局和乡镇对民政所人员实行双重管理,以保持基层民政队伍相对稳定。同时,尽量减少兼职,切实解决民政工作有人办事、有时间办事的问题。在办公经费方面,在下达工作任务、分配专项资金时,各级政府和上级民政部门要给予乡镇适度的工作经费,以保证基层民政部门工作的正常运转和有效开展。

(作者系山东省威海市民政局党委书记、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