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3版:三版
          

难忘那双泪眸


文/图  隋学良

在人生的长河中,总有一些光影令人难以忘怀。今年“5·12”时,回想着那场让举国悲痛的汶川特大地震,我和战友们抗震救灾的画面一帧帧在脑海里闪过,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看到了那双泪光闪烁的眼眸,勾起了让我一直牵挂着的情思。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时年济南军区官兵千里驰援、鏖战汶川,书写了一段救民于危难之中的悲壮画面。我跟随解放军第88医院防疫队驻扎于彭州磁峰,为救灾部队和震区居民开展防疫洗消工作,确保震后无传染、无疫情。防疫队人少任务重,队员们每天都会穿戴着封闭的隔离服,携带沉重的洗消器材,翻山越岭,喷洒消毒指导防疫。头顶着烈日,用不了多久就会汗水湿透衣背,但是,战友们发扬以苦为乐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急切地履行着“白衣卫士”的职责。一天中午,大家忙完回到驻地的帐篷,还没来得及清洗,就看到一名年轻妈妈带着孩子焦急地朝我们走来,她说看到我们帐篷上的红十字标识知道是部队的医院,孩子病了想找军医帮着看看开点药。虽说是防疫队,但我们都是临床军医,且带了一些常备药,便仔细问诊起孩子的病情。

可能是生疏紧张的缘故,依偎在妈妈怀里的小女孩,看到穿着迷彩服的我们竟然哭了起来,也不太配合医生的检查。为了缓解小女孩的紧张情绪,我随手把一张折叠着的《前卫报》递给了她,并且尝试着逗她开心。当时,我作为随队宣传人员,眼见小女孩梳着羊角辫、长长的眼睫毛很是可爱,就随手用背在身上的相机,不失时机地给小女孩拍了几张特写照片。见我给她拍照,小女孩慢慢地不再那么腼腆,配合着看完病拿着药后便道别回家了。

这一别,再也未曾见;这一别,转瞬已十年。

抗震救灾取得了伟大的胜利,防疫队完成任务撤回,我也因表现突出荣立了二等功。当一切归于平淡,不曾想到,那张不经意间拍摄的照片竟给我的军旅记忆增添了光彩的一笔。2009年在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全军第一届摄影展时,我报送的抗震题材摄影作品《叔叔,不要走!》荣获铜奖,并在军事博物馆的展览中受到时任总政治部领导的亲切鼓励。获奖的照片中,小女孩俊俏的脸庞上,泪眸中一滴泪水滑下,嘴角咬着的报纸一角恰巧露出“解放军叔……”等字样,委屈的表情令人十分怜爱。这正是我拍摄的那个泪眼朦胧的震区小女孩,说起来,还真想当面感谢她给予我一次全军获奖的机会。

竹林苍翠,风拂叶响。梦境中多少次回到那美丽的巴蜀大地,那抗震时驻扎的废旧厂房旁,那条河流旁的滩涂上,那琅琅读书声的板房小学中,那山村、沟壑、老井、农舍、水田……都留下了我们坚定跋涉的足迹。

小女孩多大了?叫什么名字?我都不得而知。匆匆十年,不知道当时她那被强震恐吓过的幼小心灵,是否还留有一抹守护平安的绿色。我想,伟大的抗震精神一定会激励着她健康成长。不仅她,还有很多震区儿童长大后都参军卫国,把对留在心底的那份感恩之情转化成为国为军队奉献的实际力量。

难忘那双泪眸,晶莹剔透中透射着子弟兵对受灾地区民众的依依鱼水深情;难忘那双泪眸,温软含情中饱含着震区民众对子弟兵的无限信任和眷恋。现如今,震区在各方支援下已重获新生,且激荡着生生不息的力量,正以勃勃生机向世人展示着一派欣欣向荣的美丽景象,如此安好!

(作者单位:山东省威海市民政局)